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新龙门客栈经典版公映八大看点重返江湖

2018-11-30 21:09:50

《新龙门客栈》经典版公映 八大看点重返江湖

由吴思远出品,徐克监制、编剧,华语新派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经典版,今日在大银幕重生。林青霞、张曼玉、梁家辉、甄子丹,传奇一般的名字让这部作品的生命力经久不息。不得不说,横亘二十年的种种勾连,更让它成为一个不得不被对比的永恒参照点。 如果说《龙门飞甲》上映时打出飞越3D武侠的口号,那《新龙门客栈》则更加傲视群雄,因为一直都在。徐克曾说过:“龙门客栈是江湖的浓缩版。”那么此次经典版《新龙门客栈》再现江湖,又将给这片曾经腥风血雨,如今风平浪静的武侠世界带来那些更新的东西——龙门今何在?八大看点诉情怀! 故事傲视群雄——乱世儿女情更深 先不提任何硬件的升级,精彩故事才是经典永流传的法宝。这也是徐克《龙门飞甲》上映时,大批影迷纷纷慨叹“新不如旧”的重点。徐克曾说过:“《龙门飞甲》是延续《新龙门客栈》三年后发生的故事,是金镶玉把龙门客栈烧了之后的故事,可以说是续集。” 那么究竟是怎样一个故事,会让老爷魂牵梦绕二十年,必须用崭新技术续写传奇呢——《新龙门客栈》将时期港式武侠片的全部优点发挥到淋漓:大漠黄沙,高手云集,狭窄空间,斗智斗勇,儿女情长,千秋家国——武侠片中的所有经典符号都被放大到。“人说乱世莫诉儿女情,其实乱世儿女情更深。”徐克一句对江湖自省的对白,已将《新龙门客栈》的儿女情长植入到每个人的心中。 徐克说过:“江湖无处不在,家里面也有江湖,江湖就是跟社会体制产生的某种人的如何相处规则跟社会的关系里面,我们必须要依照某种事情去做某种事。”——而“龙门客栈”作为江湖梦开始的一个载体,让邱莫言、周淮安、金镶玉的这段传奇故事永世流传。 音画全面升级——我又可以听到你的笛声了 经典片修复要承担很大的风险,音画效果质量再怎么翻新,都要面对挑剔影迷的审视。好在此番《新龙门客栈》修复后重映,吴思远坦诚下了大功夫。“钱虽然不多,两百万,但两年时间耗费我多的是精力,好在我这个年纪真正有时间做这个事。大家都知道我去年做了《倩女幽魂》,但那个效果远远比不上《新龙门客栈》,你们看过的都知道的。” 而之前参与提前场的影迷以及媒体,都对《新龙门客栈》经典版重生给予高评价。有媒体表示:“将原版国配制作过程中的断点、爆音、噪声剔除掉的同时,加强了定位和立体感。”“完全看不出有任何老片的色调。” “音乐找来更加庞大的乐团全新演奏,对得起观众的耳朵!”更有人大赞:“敦煌美景摄人心魄,技术进步令刘满棠、黄岳泰二位的摄影重新焕发光彩,好几个大漠上的镜头都美得让人流泪。相比之下,《龙门飞甲》若无3d便是完败。” 2011年,国际影坛已经爆发了向经典致敬的热潮——奥斯卡热门《雨果的秘密》以及《艺术家》,《午夜巴黎》都是追逝黄金年代电影的范本。老导演马丁-斯科塞西更是一直在宣扬经典电影的保存和修复,而吴思远此次修复《新龙门客栈》无疑也是对这股风潮的响应。 风采永驻——不正眼看我金镶玉的肯定不是男人 徐克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我觉得没有一个演员可以被代替,比如《龙门飞甲》中的周迅、李宇春、桂纶镁与范晓萱,你也找不到可以代替她们的人。当年的林青霞与张曼玉都无法被代替,我们在一个好的演员身上没有去重复同样的东西,只能是我们用电影来记录她在银幕上那种有魅力的演出,所以是无可比较的。” 《新龙门客栈》中,林青霞、张曼玉、梁家辉、甄子丹四大,加上刘洵、吴启华、熊欣欣、任世官、袁祥仁、徐锦江等戏骨加绿叶的配置,让经典版的星味儿随岁月沉淀越发醇香。尤其是张曼玉所诠释老板娘金镶玉,成为华语影史永远无法磨灭的女性符号。连徐克都曾在专访中表示自己没办法去复制这样一个成功的角色:“《龙门飞甲》里为什么我不愿意讲这是金镶玉呢?因为我觉得金镶玉就是张曼玉,没有其他人的,何必要再造一个呢。在《新龙门客栈》传说的故事里,金镶玉是其中一个,龙门客栈确实是有女老板,负责打点来来往往的人物,这个女老板是一个符号,是我们记忆深刻的地方。” 而林青霞与张曼玉的“角色之争”;吴思远爆料两人片场共用一个“化妆师”;林青霞受伤的“替身救场”;张曼玉凭本片“摆脱花瓶”,一跃成为影后级人物,从此拿奖拿到手软。尤其是甄子丹从此片开始稳扎稳打,用十多年的努力成就眼下的地位——有关“新龙门”们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二十年来影迷津津乐道的场外花絮。吴思远曾坦言:“这套阵容真的无法再聚到一起,因为要付出大量的精力和财力”——换个角度看,说《新龙门客栈》经典版是年度片酬贵的华语片,一点都不为过。 新派武侠动作制高点——天大地大我 “武侠片的动作也在里面,你看现在全是CG各种威亚,可当年我们的动作已经登峰造极。小鞑子剔甄子丹那一段,当年全世界所有的影院所有人都惊呼!现在也是。那都是动作指导程小东灵机一动的灵感,而故事之前都是有铺垫的,所以说一切都要为好故事服务。”吴思远回忆。 而《新龙门客栈》经典版重映的确“不负重望”,二十年的时光让它完全摆脱人们所谓的“童年粗糙回忆”、“眼美女”——再次焕发新生。“精彩的动作设计毫不褪色”,“节奏迅猛力道足,程小东的武指作品”,“如今再看,神级的终决战依然让人膜拜”——其新派武侠的地位,继续让众人高山仰止。 两代“龙门”对决——浮萍漂泊本无根 徐克曾回忆:“我当时拍《新龙门客栈》时感觉中国的地方很大,与我在香港的武侠电影的时候视野和感觉都很不一样,所以我来中国拍电影把中国的大地很广宽、很宏伟的山水,和对中国文化很强烈的感觉表现出来。”可以说,正是从《新龙门客栈》开始,徐克胸中的港式无根情怀,才真正有了更广袤的落脚点。至于《新龙门客栈》与《龙门飞甲》到底是怎样一个关系,老爷虽然没有一个正面解释,但本是同根生的情愫却是万千影迷都能感受得到的。 而《新龙门客栈》与《龙门飞甲》的前世今生,让这两部跨越二十年的巨作无法避免“被PK”。如吴思远所言:“我希望老的观众,看过的再来捧场回忆;更希望没看过的年轻观众感受一下二十年前香港电影的水准。” 其实《新龙门客栈》从提前场卷起的龙卷风暴则已印证了PK的结果——无论多么挑剔、多么年轻的观众都对经典版顶礼膜拜。林青霞、张曼玉超越时间的美丽继续秒杀年轻男女;甚至恨不得有西厂厂花的粉丝,直接移情别恋东厂厂花甄子丹。更有媒体宣称:“《新龙门客栈》修复版选择在《龙门飞甲》上映半年后重登大银幕,无疑是一种对新作的保护。” 正牌徐克作品?——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从《新龙门客栈》诞生以来,它究竟是一部谁的作品之争论,就没有停止过。徐克曾说过:“监制就是一个当你有一个很可为的题材,然后你去怎么样让导演有充足的条件去拍摄,所追求的电影的故事和效果。因为监制就是导演和投资方的桥梁人,如果我和投资方有一个很密切的交流,拍电影是没问题的。”这一段话,可以说是老爷对自己“监而优则导”的回应。 不过,正如邱莫言的那句台词:“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新龙门客栈》到底是谁的作品,冠以谁的名号,似乎在今天看来已无所谓。一部好作品能够以旺盛的生命力流传下去,才是徐老爷的心愿。 故人今何在——吴思远隔空寻找“小鞑子” 徐克在回忆《新龙门客栈》的战友时,曾说过:“有些人退休了,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青霞也好,别的人也好,她很享受家庭的东西,我自己感觉是很开心的看她这样子,等于他生活了我可能没有机会去享受的气氛,青霞有三个女儿,我每次见到他们都觉得我从他身上见到自己,也会分享这种感觉。” 的确,无论是林青霞,还是张曼玉,“龙门故人今何在?天涯游子君莫问。”连带对时代逝去的缅怀,出品人吴思远反而又增添一些更多的微观怀旧情感。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委托大家帮忙:“你们能否帮我找一个人?”那就是《新龙门客栈》片中以惊艳刀功,单挑甄子丹的“小鞑子”——王彤川。据悉体育运动员出身的他,现在已是一位画家。而这次隔空喊话,虽然至今无人应答,但吴思远坚信一定能找到他。 同样,吴思远更在采访中爆料,《新龙门客栈》中众人保护的两个孩子,其中的姐姐正是现在的歌手、演员郑希怡——这种惊喜恐怕会更加让人慨叹二十年时光恍惚而过。 情怀依旧存——为这没名没姓的年代干杯 “情怀”一词,是出品人吴思远此次为《新龙门客栈》做宣传用到多的一个词。“龙门客栈”俨然是一代影迷心中“江湖梦开始的地方。” 徐克曾说过:“作为一个香港导演,我们一直都给香港观众一些对武侠片的情怀之外,还加上现代的一种精神,这种精神不是用我们的对白讲现代的话,而是我们从武侠电影里面看我们生活中一些浪漫的想法的关系所在。” 然惜故人依旧,情怀难再。在电影市场越发工业化,流水线作业的年代,情怀恐怕不在是电影人追求的目标。如今的大环境,反而是那“没名没姓的年代”。但二十年前的《新龙门客栈》却将情怀流传:创作期的徐克拍片是为了情怀,侠客们嘴里的诗词,将江湖儿女片漂泊本无根的情怀尽展;吴思远投拍也是情怀,“这是中国电影史部大制作的合拍片,从这里开始我们改变了合拍片的格局,它对我,对电影界都是有意义的。”——而影迷对《新龙门客栈》投入多的,也是情怀。影迷、媒体场上,很多人都在慨叹20年来自己的变化,电影对自己的影响。二十年见证的是自己对华语片无怨无悔的爱,而在电影院重新观看“新龙门”,无疑为一次朝圣——这种人与美好事物的情怀,才是《新龙门客栈》经典版经久不息的魅力所在。 同样吴思远的修复行为,也是情怀所致。“当年站在玉门关外景,我差点没哭出来。今天把这部所有人眼中的经典之作再次奉献给所有人,希望你能感受到香港电影黄金年代的那份情怀。” 传奇走过二十年,2月24日,《新龙门客栈》再次回到我们身边——前所未有的大银幕体验,让我们为这没名没姓的年代干一杯!

颜如玉加盟
职业技术学院排名
北京翻译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