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城镇化拷问离不开的故乡上不去的楼

2019-01-10 11:51:46

城镇化拷问:离不开的故乡,上不去的楼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唐人浮念于心的乡愁到了今日依旧如是。只对于当今中国亿万从家乡走出的农民工而言,这份乡愁又有着更为浓厚的时代色彩。

2.69亿人。这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给出的2013年全国农民工总量数据。其中“80后”“90后”农民工已经占到农民工的70%以上。

故乡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已经越来越远,而落脚的城市则令人游离彷徨。在中国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浪潮中,这数亿如候鸟般辗转于中国大地的“离乡人”在城市与乡村的夹缝中感受着别样的乡愁。

空心的乡村

四川德阳市中江县富兴镇富强村。

“爸爸,你什么时候能够回来?”6岁的张培健对着大声问。

“明年,明年爸爸和妈妈一定回来看你。”那头话音里满是歉疚。“她爸妈都在广东打工,已经两年没有回来了。”张培健的爷爷张元平说,儿子张小平和媳妇在外打工十年,孩子基本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的。“村子里面很多人家都是这样。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家里只剩老年人和孩子。”

富强村距离中江县城13公里,位于深丘地带。由于地势偏远,经济发展落后。全村1400人中,常年在外打工的人数达到300人。“村里留守儿童有32个,今年父母没有回来过年的就有15个。”富强村村支书周正寿说。为了照应留守儿童,村里建立了“留守儿童台账”,指定人员联系和照应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

随着村里外出打工者的不断增加,这个本已偏远的小乡村在平日愈发显得寂寞。

富强村的际遇是中江县广大乡村的一个缩影。

中江县是四川传统的劳务输出大县。“劳务经济”是该县六大重大产业之一。全县人口143万人,其中农业人口128万人,农村劳动力85.5万人。根据中江县劳动部门的统计,仅2013年全县就有48.86万人外出务工,占全县总人口的1/3,占劳动力总数的57.14%。省内和省外务工的比例差不多各占一半。而外出务工者的年龄段主要集中在18~45岁——正是乡村核心的劳动力群体。

大规模的外出务工人群在给家乡带回大量资金的同时,也让这个传统的农业大县渐渐遭遇到“乡村空心化”的困局。

中江县联合镇九曲村村主任蔡波说,九曲村也就在春节时稍微热闹一些。“但春节一过,青壮年都陆续出去打工。平时村里安静得很。”根据中江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统计,大年初二开始,中江县农村劳动力就已经开始外出务工。截止到2月20日,中江县已经有38.38万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其中向省外输出26.51万人。短暂的热闹之后,中江的乡村再度恢复了寂静。

这样的情况遍布全镇。据联合镇镇长张建修介绍,联合镇常住人口2.55万人,而全镇的土地只有21000亩,“人均不足一亩”。人多地少的情况使得很多村民只能外出务工。全镇常年劳务输出人口达到7000余人。“年轻人走后,很多村子里剩下的就是小孩和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根据当地的统计,在联合镇中心校1700多名学生中,有近70%的学生是留守儿童。而另一个看得见的趋势是,村里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待在自己的乡土之上。“即使挣了些钱也不愿意再留在乡村务农了。他们更愿意到镇上甚至县城里去买房子,做点小生意什么的。”

乡村的空心化伴随着农村务工大军的四处流转正越来越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隐忧。

曾任全国人大代表的四川广安伟业绿色园艺有限公司董事长唐燕子是一个从农民工起家的企业家,对于农村的“空心化”问题非常关注,对此问题进行过专门的调研。“农村的空心化问题正在加重。”在她看来,乡村的“空心化”问题存在于乡村的各个方面。“人口和乡村的空心化,带来的是金融、资源和社会服务的空心化。”在她调研过的很多乡村,农村的青壮年都在外务工,只剩下所谓的“386199部队”(即老人、妇女、小孩),许多青壮年妇女也外出务工。“许多村子里村口建的是漂亮的新房,但就是没有人住。”同时各类社会资源向城市集聚之后,农村的医疗、教育、文化、社会服务业呈现出供应不足的情况。“这严重影响了乡村的健康发展。”

不锈钢冲孔板报价
新款手机支架价格
冬虫草全蝎胶囊网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